直击巴菲特股东大会问答实录(关于接班人、中美贸易、还有一个8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08 01:43

直击巴菲特股东大会问答实录(关于接班人、中美贸易、还有一个8岁女孩…)

2018-05-06 13:19来源:环球老虎财经巴菲特

原标题:直击巴菲特股东大会问答实录(关于接班人、中美贸易、还有一个8岁女孩…)

著名的巴菲特&芒格淘气问答,是每年备受瞩目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保留节目。

有人形容巴菲特&芒格分别是相声里的逗哏和捧哏,也有人说他们是京剧里的红脸白脸。但置身于现场却会让你感到,有一种更美国的方式,可以诠释巴菲特与芒格在台上的关系——脱口秀主持人与拆台专家。

这也很好地诠释了这对黄金搭档互补的性格——巴菲特的迂回与谨慎,以及芒格的思维力于直接。

有意思的是,礼貌的沃伦·巴菲特,与对投资中国往往略显谨慎;而略显口无遮拦,无所顾忌的查理·芒格,却是投资中国的坚实拥簇者。

开篇名义,巴菲特用一个故事,安利了投资股票对长期财富的重要性,以此开始了今天的Q&A环节:

故事:如何战胜悲观?选标的并不重要,坚信经济前景与择时

巴菲特:

我现在有一份《纽约时报》是1942年3月12号那天的报纸,可能会比较难读,我现在眼睛都花了。但你回到那个时期,它讲的是什么故事呢?

当时美国参展战三个月,那时候我们节节败退。而当时报纸的头条一直都是很多的坏消息,太平洋战场有很多的坏消息。我选出当时其中两个主题,在3月11号之前的主题,我来举一个例子。

(巴菲特轮番给大家展示报纸)美国当时情况很糟,非常得糟,两个月之后,菲律宾也沦陷了,坏消息不断从战场传来,3月8号、3月9号的报纸,报纸头条能够很清晰地体现出当时大家的悲观情绪。还有3月10号的报纸,希望大家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些头条,知道我要给大家传递一个什么信息。

1942年3月10号,美军已经败退到了澳大利亚,那时候的股市也已经清楚地反映了战争的情况。有了这样一只股票,开战前84美金的价格,但1月初就已经降到了55美金,3月份已经降到了40美金了。那时候我是怎么想的呢?我和我爸说,我能不能行动起来,搞三只这样的股票?

第二天早上,我爸爸去帮我买了这三只股票。他们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第三天3月11号情况仍然不好,道琼斯股票直接跌破了100点,跌幅达到2.28点,当时我在上学,我就想,我有些不知所措。《纽约时报》把道琼斯指数估在所有指数的副班长的位置。而第二天,我爸爸一早就又买了三只这个股票,所以我是买了三十八又四分之一。而那天结束的时候,股价降到了37,是它的低点。而后来纽约市交所变成了美国的市交所,尽管当时战争情况非常得悲观。38美金的时候我买的,这只股票之后,Cities Service之后涨了超过200美金,但这个故事并不让别人开心。我1942年7月份,就把这三只股票给卖了,根本没等到它涨的时候,40美金就卖了。我当时总共赚了5块2毛5。

通过这一点,我想说什么呢?我想告诉大家什么呢?

想一下你自己,如果回到1942年3月份的那个时候,情况很糟,欧洲那个时候情况也非常得糟,太平洋战场也是一团糟。但美国所有人都坚信,最后美国还是会赢得战争的。我们也知道,那个时候美国资本主义系统从1776年建国时期开始就在良好地运转,在那个时候你如果投资了一万美金,你把这个钱投到了股市上,比如你买了标普500,你试想一下,你的这一万美金现在会值多少钱了?

你当时只有这样一个前提,我不管什么,只买标普的指数基金。比如你买了一个农场,你买一个农场的话,你当然会去看这个农场的产出来决定你的收益应该是多少,是不是做了一个非常聪明的投资?或者是一个小公寓它的产出。你如果想把这一万美金当时投入股市,然后把它给投到美国业务的一小部分中坚持一段时间,不要听别人给你的建议,你试想一下,你现在应该会有多少钱了?真正地去想一下这个问题。应该是五千一百万美金了,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静静地等着,一万美金就会转换到五千一百万。

你不需要去看每天股票涨的情况,也不需要分析,你只要把钱投进去等着,就是这样一个状况。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对美国要有信心,这就行了,要逆转那个时候的困境。如果美国国家好的话,它的商业也会很好,你不需要去挑选哪一只股票会赢,哪一个业务会赢,你只需要做这样一个投资的决定。那不是唯一一个特殊的时期,你可以选择历史上任何这样一个时期,你甚至还可以收益更多。

所以,当你今天听到我们的问答时,一定要记得这一点,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美国的商业在未来会怎么样?在你的人生中会怎么样?

我想做另外一则评论,因为这也很有意思。假设关于那一万美金,你听了很多小道消息,你听了这些小道消息,你把这一万美金拿来买黄金,本来你可以买三百盎司的黄金,而其它这些业务在进行更多的产业投资。投完资的钱还是有三百盎司的钱,你可以做珠宝等等,但它不是一个投资,永远都不会产出任何的实物,那你今天还有什么呢?你今天还是仍然只有三百盎司的黄金,跟1942年的时候一模一样。而今天三百盎司的黄金大概只值四万美金左右,所以我希望,这个资产是能够有产出的,能够不断地进行再投资,不断地让我去进行更多的投资。

你不断地受到人的影响,总是听悲观的消息,就会影响到你的投资。但美国经济本质上是顺风——作为投资者,你在这样一个顺风环境下,除非你买了一只相当错误的股票,要不你永远都不会失败。因为你一直持续地投资美国的经济,这种好处是无与伦比的。而不是说你要去买那些完全没有产出的东西,这两者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或者你会花很多钱雇投资顾问,你也不会得到你真正可以拿到的很大的收益。

其实你在买股票方面只需要坚持一个简单的理念,这个简单的理念可以让你做的比其他任何一个理念都要好,比你去付给投资顾问一大笔钱,和你听很多小道消息都有用,你甚至还可以打败这些人,还不用知道太多会计、股市的知识,不用了解专用名词,也不需要关注美联储怎么做,你只需要对美国经济有信心。因为在你一生的投资行为当中,你只需要有这样的一个宗旨,就是你长期地去坚持,你知道你做的是什么。

问题:中国贸易战是双赢?

你认为,中美贸易战会是双赢局面,还是说,这两个经济体大到无法在一个小世界中实现双赢,我们即将面临您的1943时刻?

巴菲特:

我要告诉你的是,在今年8月,我将达到88岁,今年还是201“8”年,你知道8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幸运数字,所以你应该帮我在中国找一些收购标的(玩笑)

中美将在很长时间中成为全球经济的双极,我们有很多共同利益。我们之间存在非议,但利益却是巨大的,全球都在依赖于这种关系。

我认为贸易赤字不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在你用一张纸就能换区大量商品的时候,而且多了一份贸易缺口,就会多出一份投资填充,这也是一个可以经济取得平衡的关键问题。

芒格:

我认为一个长期积贫却积极吸纳科技养分的国家,储蓄率高是非常正常的;“他们”将以比之美英等发达国家更快的速度增长。当然,我很乐观的认为,双方都能足够聪明的认识到,对对方保有恶意,是现阶段最差的选择。

问题:是什么阻挡了你们投资中国?

你提到过,投资者无需为他们的投资标的选择大费心神,只要他们选择了正确的国家和时点,那么就中国而言,她有着巨大的市场容量和增长潜力。而美国投资者不论是从被动处理被动等待投资配置的角度都低估了中国,那么在你们看来,是什么阻挡了我们投资中国?

芒格:

我认为你关于美国投资者失去中国机遇的描述非常准确,因为距离太远,情况太复杂,各种所谓“头条”令美国投资者困惑。我也同意你的观点,他们应该去观察

(芒格再次不说话,沉默良久,也许是暗指作为忽略芒格多次投资中国市场忠告的巴菲特接锅)

巴菲特:

好吧,又来了。

是这样的,我们也在中国有很多投资而且挺多成功的。但当你思考的是上十亿美元的投资——事实上我们的投资都至少得大几十亿的时候,比如60亿或者一百亿美元,那么在美国之外的投资会非常困难。比如,在英国或者欧洲其他地方,如果我们持股比例超过3%,我们就需要向监管部门报告,甚至对于那些低于3%的,我们还要做额外报告才足够,比如很多项目跟进和行动等等。从市场的角度来说,这么做不值当,所以说,这种问题的出现可能在于我们(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体量。

当然,一些“小的”投资我们会很乐在其中。比如中石油,我们拿了很大的仓位。政府知道了其中的9成。所以,即使我们拿了政府不知道的额外14%,但持股比例其实只有公司的1.4%。

当然,查理一直在敦促我投资中国,所以我也曾做过一些大的投资,比如——

芒格(插话):

你说的是我们有史以来第一次投了20万收回20亿的(目测芒格说错了,应该是2亿收回20亿),那是个很糟糕的投资不是么(嘲讽地)。

玩加密货币的人太恶心了

巴菲特:

去想一想,整个世界没有支票会变成什么样?

支票本身没有任何产出,只是一种金钱流通的一种方式,不是说它就可以代替现金来作为一个使用。

我觉得你买非生产力资产的时候,都是依赖别人用更高的价钱来接盘,因为他们觉得会卖给下一个人,拿到更多的钱。所以很多大家都在尝试这种情况,而且最后这个结局都不是很美好。你如果遇到了一个比较艰难的经济时期,你想一想这个问题。

我们1500万买了多少地,大概一平方英里才20块美金。这就是一个很好的销售,虽然是非生产力的资产,但是一段时间之后出现了这种生产力。

比如买邮票,买其它这样一些东西。都可能是为了集邮,为了未来有更多的价值。如果你依赖其他人,让他们用更高的价钱抬高你的价格,最后跟生产性资产来相比,还是没什么可比性。包括你买庄稼,你买农场,你怎么知道你之后的付出是会有收获的?所以你是可以通过资产在一段时间的产出来做的,这才是一种投资。

芒格:

我甚至比你还讨厌加密货币,对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一种头脑混乱的反应,很多加密货币的交易人,我觉得简直太恶心了。好像那些人在交易一些完全没有意义的时候,你说我也不能落后,我也要加入其中,这是什么逻辑?

(巴菲特插话)我们在进行全世界直播,我希望翻译不要翻的太直接,这样翻出去也不太好听。

为什么没在科技股上下重手?

在被多次问道为什么投资了苹果、却没有投资谷歌、微软等科技股的时候,巴菲特如下所答。

巴菲特:

那个时候我们不会去想说我们是不是真的要投资科技公司,我们要找的公司就是这个公司在竞争视角上是否有利?这是我们的想法,而且这个公司能否持久。

事实上,我一开始就在观察亚马逊的情况,包括贝索斯所做的工作,简直是奇迹。

因为是奇迹,所以我就不在上面下注了。(全场发笑)

当然,当初如果我真的下注了,也还是不错的。或者我如果有一些内部的消息,或者了解他这些情况的话又不一样。就像比尔盖茨的情况也是一样的。后来他建议我,你要不要投资一下谷歌?但是我把谷歌这个机会也错过了。很多人可能想说,谷歌你也可以错过吗?如果要付很多的钱,但他并不多少值钱的话,我也可能会投资,但我还是错过了,因为我没办法在那个时候做一个结论,现有价值,以及未来的价值,这些指标应该怎样进行预算?我不太了解。那个时候我没有选择苹果,是因为它是一个科技股。后来我要确定,我已经知道苹果在智能上面和资产上面,我明白了它的价值,我才进去了。以及其它一些相关的事务。

我想,在投资的时候,不是说我要把iPhone打开来我才能够了解我是不是要投资,而是消费者的消费行为造成了我对这个公司的兴趣。所以我的答案就是,这中间有很多的一些事情我不了解,或者我了解的还不够透,并不是说你在这里看准了球就有能够打得到的机会。你要找到一个好的投手,你觉得你要打到他的球你才会挥棒。

芒格:

如果说我们有一个人在另外一个领域很笨的话,说明他的搭档也是很笨的(暗指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们并不是一个理想的人选,因为我们两个对高科技股都不太了解。在我们这么老的年纪,有几个人可以马上就了解谷歌的运作状况呢?我到过谷歌的总部参观,所以对我来讲好像是进了幼儿园一样。

微信可能会影响到美国运通的发展?

美国运通是巴菲特的重仓股之一,却也是近阶段巴菲特受到质疑最大的一桩投资。

问:如果我们看一下你这边过去三到五年股本投资的组合,有一些是从VISA和万事达卡来的,你会不会增持?尤其是美国市场现在挣扎的状况。你也提到说,你希望从不同银行和四大航空公司里边继续持仓,2016年的这个观点,会不会有所改变?

巴菲特:

我觉得美国运通做的非常棒,我们现在已经拥有大概其中17%的持股,而这个公司之前我们持仓率只有12%左右,对于我们来说,美国运通公司真的是做的非常得棒,而且是在一个竞争力非常强的公司,而且很多人尝试把他们的客户给抢走,这些客户在整个国际成长中也成长非常大,小企业渗透率也比以前更高了,所以我们非常自豪我们拥有美国运通的股票。但是我也不想因此而禁止我们高管投资其他的股票,像VISA和万事达卡。

很多股票我们都是回顾地去思考他们内在的价值,美国运通这边慢慢可以看到远处的一个阴影。中国的微信他给这个领域带来的一些影响,微信及各个方面的移动支付在中国做得非常好,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小的阴影,会影响到美国运通的发展。我不知道这个乌云会有多大?

我觉得支付方面,支付是全球很大的一个行业,有很多很聪明的人都在尝试着更新这种支付系统和支付的方式。但这会击倒我们。当然,我承认你这一点,有很多很聪明的人他们打造这样的公司,像美国运通几年前放弃了他们一部分生意,有一天这个决定甚至会跑出来提醒你,这个决定就是对的。你看一下美国运通现在的业务,我还是认为他做的非常出色,人们还是希望得到他们的业务,支付手段确实是在改变。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方式在蓬勃的发展,还有很多人会加入到这个领域当中,来加入这个竞争,看看哪个卡更好用。

接班人基本到位?

过去两年之中,托德-库姆斯(Todd Combs)泰德-威施勒(Ted Weschler)和管理的200亿如何?标普500的结果能不能仔细给我们讲一下?

巴菲特:

每个公司个别的业绩,我们都会在我们报告当中展示出来,但我要确定,跟查理都能够关注到这件事情,他们在我们伯克希尔公司的贡献到底有多少?他们其实已经表现的非常好了。不需要再分析中再进一步分析,他们真的都是很棒的人才,Todd做了非常大量的工作,在预算及其他的方面。Ted也是无可厚非的,他是我见过的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在账面上的记录,在做您现在计算的一个基础。所以他们两个的工作业绩中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会计记录,以及我们的账目,几乎跟他们的表现是类似的。所以两个经理,他们当然是管理不同的一些事务,但是得到的一些结果跟我们标普,以及收到的,他们当然也会得到一些奖励,他们也许还会超过SMP的结果。他们两个做的事,比我本身要进行操作是做得更好,我绝对不会批评他们。这两位经理,是我做的非常好的一个选择。

提问者2:您提名的两位经纪人现在都做管理了,你还在做资本的配置,是不是说你现在已经“半退休”了?如果不是“半退休”的状态,那你能给大家讲讲,你处于什么状态吗?

巴菲特:

我已经半退休几十年了。其实很难去分析我们到底配置了资本的多少部分?我们工作分成了多少部分,我们很难想。他们两位在投资方面都做的非常出色,他们每个人大概都管理120到130亿美金这么多的资产。

芒格:

我就希望能每天读读书。沃伦就是读读书,打打电话,他做不了多少事,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但伯克希尔的秘密武器就是,沃伦在做一件事,但他心里想是别的一件事,我现在希望的就是天天能坐在床上休息就好了。

其余亮点

问:具备中美两国经历的年轻人怎样才能更好奉献自己?

巴菲特:我觉得市场环境在中国和美国都会有一些,随着时间的改变,有时候会有一双无形的看不见的手,就是市场,来真正改变我们未来这一代的命运。

问:如何进行一场成功的投资?

巴菲特:我们投资的产品,是你送出去,别人都想亲你一口,而不是打你一耳光。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所以我们都在以这样的形式来投资,来下自己的赌注。

其他问题:

问:具备中美两国经历的年轻人怎样才能更好奉献自己?

巴菲特:我觉得市场环境在中国和美国都会有一些,随着时间的改变,有时候会有一双无形的看不见的手,就是市场,来真正改变我们未来这一代的命运。

问:如何进行一场成功的投资?

巴菲特:我们投资的产品,是你送出去,别人都想亲你一口,而不是打你一耳光。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所以我们都在以这样的形式来投资,来下自己的赌注。

问:护城河是个愚蠢的概念,因为科技颠覆正在改变公司竞争优势。怎么看这一观点?

巴菲特:马斯克可能会在某些行业里面进行颠覆,但我不希望他在糖果方面跟我们展开竞争,他不是这方面的竞争对手。糖果业我们肯定是老大。

问:(8岁小女孩)我已经成为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两年了,为什么伯克希尔很多的投资已经偏离了之前的早期的轻资产投资的理念,尤其是为什么要投资BNSF(北伯灵顿铁路公司),而不是买轻资产的公司,比如说更多地持股美国运通。

巴菲特:这个问题实在把我难倒了。我甚至庆幸她还不满9岁,她9岁的时候还不知道会提出多深刻的问题。我就坐在这儿想我到底要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我还以为我买这个股票是买对了,你现在一说我甚至觉得自己犯错了似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